熱門轉星:小黃飛 劉小光魏三孫小寶宋小寶文松楊冰小超越小矮人小沈陽小沈龍閆學晶張濤趙曉波 郭旺 程野 黑山老妖 董明珠 孫大美 趙本山周云鵬小豆豆王小利田娃小飛龍張小飛丫蛋八歲紅關小平王小寶韓子平唐鑒軍王小虎李曉霞秦志平翟波劉曉燕荊獻順

二人轉專輯:二十四孝系列蹦迪八大扯十八摸野花騷唐僧泡妞野花十三香 豬八戒背媳婦羅成算卦六月雪王二姐思夫包公賠情小拜年陰魂陣回杯記鞭打蘆花二人轉總動員2015

cctv5体育人间电竞特别节目:二人轉《雙拐》戲詞

电竞歌 www.afopq.icu

人  物    王立兒  李梅
         (王立兒上
王立兒   (數板)要錢的人不害羞,
          大瞪兩眼跳陽溝,
          贏了錢還好受,
          輸了錢火上澆油。
人家種地都歡樂,
          我要種地就犯愁;
          人家種地使犁杖,
        我王立兒種地用鎬勾;
          人家鏟地用鋤頭,
        我王立兒鏟地用手摟;
          人家割地使鐮刀,
        我王立兒割地用手揪;
          人家種地吃干飯,
        我王立兒種地喝稀粥。
          萬般出在無計奈,
        二十個字的買賣學得透。
          學會了——
          溜舔奉承敬,
          吃喝嫖賭抽,’
          奸懶饞滑壞,
          坑崩拐騙偷。
           (說)我王立兒,結交了幾個朋友,都是會
          耍.會鬧,會崩,會騙。我跟朋友也學會了。
         這幾天我拳頭睡覺---手困了;扁擔上睡
         覺--著窄了。今天沒事.我到大街上走一
          趟,看看南來的北往的.上京的下場的,有錢
         崩他幾串,有衣裳拐他幾件。說走就走哇!
         〔二窩子〕
         有王立兒我離家園,
         要到大街去拐錢,
         碰著一個拐一個,
         碰見兩個一對騙。
         王立兒來在大街上,
         就我一人好孤單。
       (說)咦!我王立兒必是來晚了?有錢的人都
         走遠了?嗯!我王立兒必是來早了?有錢的人
         都沒來呢?哎!那邊有棵大柳樹.我何不躺那
         歇一會.睡一覺再說。
         [李梅上。
李  梅  (數板)哎嗨!來了個閨女賣風流,
          戴大花,梳油頭,
          臉兒白,胭脂漚,
          腰兒細,羅裙抽,
          褲腿上面鑲花絳,
          紅鞋幫上把蝴蝶繡,
          若問我是哪一個?
         我本是坑崩拐騙的李梅大丫頭,大丫頭。
         (說)我李梅。白幼學會了坑崩拐騙偷,溜舔    
奉承敬十個字買賣。我小時候在東莊偷根針,
媽說我是好丫頭,叫我偷去;在西莊偷條線,
          媽說我是好丫頭,叫我偷去。她告訴我有銅盆
          就不偷鏡子。這幾天我拳頭睡覺——手困了;
         扁擔上睡覺——著窄了。我何不到大街去看
          看,有過往的財主,有銀子崩他幾塊,有衣裳
          騙他幾件,說走就走哇?。?/div>
          〔二窩子〕
          我李梅,不消停,
到大街去拐崩,
          碰見一個拐一個,
          碰見兩個一對崩,
          李梅來在十字路口,
          大街以上鴉雀無聲。
        (說)我李梅必是來晚了,人家都走遠了?再
          不就是來早了?大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呢!我先
          站這等等。
         (王立兒鼾聲,翻身。
李  梅   (說)呀!柳樹下有一大漢正在睡覺,我把他
          頭上戴的好帽子,身上穿的好衣服拐回家去,
          帽子給我侄兒戴,衣裳給我侄女穿。哎呀!先
          慢著,李梅呀李梅,他是個堂堂的男子,你是
          個黃花閨女,他若有來言,你有什么去語呢?
         (稍停,轉喜)哎!有了,那旁有個黃土堆,
          我坐旁邊大哭-場,將大漢哭醒,他有來言,
          我就有去語。說哭就哭哇!
         (女寡婦)     .
          有李梅,汩雙垂,
       十字大街哭土堆,
心中不屈哪來的淚?
          不知土堆埋的是誰。
          李梅假意哭悲痛,
         (王立兒鼾聲大作。
          大漢打呼嚕亞賽沉雷。
         (光棍哭妻)
王立兒    我王立兒困朦朧。
          忽聽身旁有人聲。
          揉揉眼睛忙爬起,
          土維前坐個花布楞登。
       (說)哎呀呀!那旁有個女子哭哭啼啼,但不
          知為了何事?待我聽上一聽。
李 梅   (哭)哭了-聲我的天呀!咧咧咧——
          [王立兒望天。
王立兒   (說)天要下雨吧?
李  梅  (哭)哭了一聲我那地呀!咧咧咧——
王立兒  (說)她種地八成下大雨澇了?
李  梅   (哭)哭了一聲我那當家的呀!咧咧卿——
王立兒  (說)她當家的下大雨澇跑了?
李   梅   (哭)黃溜溜天呀,綠溜溜天呀,西北角下陰
        了天,快收拾茄皮,豆角,窩瓜干呀!小豬倌
          的草帽耍了圈呀?
王立兒 (說)嚇嚇嚇嚇!啊!她們家窮,她兄弟給人
        家放豬,下大雨把草帽澆耍圈了,家沒錢買。
          哎!也不能???我再聽聽。
李  梅  (哭)東屋碾子西屋磨呀,當家的死了我跟誰
          過呀?
王立兒  (說)哎呀我的媽呀,她原來是個小寡婦!
若把她拐到手,那有多美呀!看她,真是楊柳
          腰賽風擺,不擦胭粉自來色,給我做媳婦正對我
         心眼兒。我王立兒真是枯樹開花,時運到
         家呀?。ㄍ悼矗┌パ?!她頭戴黃登登的金簪
         子,耳戴黃登登的金墜子,手腕上戴著金鐲
         子,手指上戴著金戒指。這些東西若拐到手,
          看牌、擲骰、押寶,夠我玩些日子了。哎呀!慢
          著,慢著。好飯別怕晚,我是堂堂的男子僅,她
          是個女流之輩,她若不順順當當讓我拐怎幺辦
         呢?——(稍停)哎!有了。她若不炸,我
         就叫她大妹子;她若炸,我就說看看大墜
           子。
〔王立兒悄手躡腳地走到李梅近前,低聲呼
          喚。
王立兒   (說)大妹子!大妹子!
李  梅   (說)你管誰叫大妹子?你管誰叫大妹子?
王立兒  (說)我——我是說看看大墜子。
李  梅   (說)你管我戴不戴大墜子呢?你知道我是
          誰?你知道我是誰?
王立兒  (說)我——我知道你是誰呀?
李  梅  (說)你知道我姓啥?你知道我姓啥?
王立兒   (說)我知道你姓啥呀?。ㄅ運擔┓湊凇棟?/div>
        家姓》上找唄!  (對李)你姓趙吧?
李   梅  (說)我不姓趙。
王立兒   (說)你姓錢!
李  梅   (說)我不姓錢。
王立兒   (說)你姓孫!
李 梅  (說)我不姓孫,我姓李!我姓李!
王立兒   (說)我早就知道你姓李。你知道我姓啥呀?
         [李梅旁說。
李  梅   (說)反正也在《百家姓》上找唄?。ǘ醞酰?/div>
          你姓周吧?
王立兒    ( 說)我不娃周。
李  梅   (說)你姓吳吧?
王立兒   (說)我不姓吳。
李  梅   (說)你姓鄭吧?
王立兒   (說)我不姓鄭。
李  梅   (說)你姓王吧?
王立兒   (說)我姓王,我姓王。
李  梅   (說)你知道我叫啥名?
         (王立兒旁說。
王立兒  (說)女人名,反正不是花就是朵。(對李)
         你叫李花吧?
李  梅   (說)我不叫李花。
王立兒   (說)你叫李朵吧?
李  梅   (說)我不叫李朵。
王立兒   (說)你叫李枝?李叫李葉?
李 梅  (說)我叫李梅!我叫李梅!
王立兒   (說)我早就知道你叫李梅。你知道我叫啥
          名?
         (李梅旁說。
李  梅   (說)我看這小子不是個正經人,八成是個耍
        錢鬼。我先在“寶盒”上猜猜。(對王)你叫
          寶天兒?你叫寶底兒?你叫寶力兒?
王立兒  (說)我王立兒。
李  梅  (說)我早就知道你叫王立兒。你知道我在哪
 
     屯住???
王立兒  (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家在東屯住吧?
李  梅  (說)我不在東屯住。
王立兒  (說)你在西屯住吧?
李  梅  (說)我不在西屯住。
王立兒  (說)你在南屯住吧?
李  梅  (說)我不在南屯住。
王立兒  (說)你在北屯??!你在北屯??!
李  梅  (說)我不在北屯住,我在腰屯??!
王立兒  (說)我就知道你在腰屯住。
李  梅  (說)你知道我們家大門朝哪開?
王立兒  (說)你們家大門朝南開吧?門旁有個苞米樓
子②,苞米樓子上栓兩條牛。
李  梅  (說)你到我們家去過嗎?
王立兒  (說)去過!去過!不但去過,咱們還是親戚
       呢!
李  梅  (說)喲!咱們是什么親戚呀?
王立兒  (說)你媽是我大姑,咱們是姑舅親。姑舅親
       輩輩親,打折骨頭連著筋。
李  梅  (說)哎喲!這么說你是我王立兒哥呀!
王立兒  (說)不是我是誰呀!
李  梅  (說)你真到我們家去過嗎?
王立兒  (說)真去過!不但去過,還在你們家吃過飯
       呢!
李  梅  (說)你吃的什么飯哪?
王立兒  (說)我那回到你們家去,你媽我大姑,說啥
       也不叫我走,非留我吃飯不可。老太太眨眼之
間給我端上一盤,雪白——
李  梅  (說)什么?
王立兒  (說)白菜。眨眼之間又給我端上一盤,雪
         白——
李  梅  (說)什么?白片肉吧?
王立兒  (說)白菜,白菜葉子、白菜幫子、白菜心
         子,白菜根子……
李  梅  (說)那也不能待客呀?
王立兒  (說)我大姑又給我做二十樣菜。
李  梅  (說)哎呀!二十樣也不好做呀!
王立兒  (說)更沒費事。韭菜韭菜花,二九一十
         八;小蔥蘸大醬,整整二十樣。
李  梅  (說)你吃飽了嗎?
王立兒  (說)我吃得可飽啦!我肚子撐得象個透亮杯
         兒似的,我臨走時侯害怕了。
李  梅  (說)你怕啥呀?
王立兒  (說)你們院有群鴨子,呱呱呱對著我直叫
         喚,我怕它們欻欻我肚子里的白菜,嘿嘿
         嘿!你這時候出息了,長得四鬢皆齊啦。大妹
         子,那時候你還小呢,瘦得可不象樣子,脖頸
         線似的,腦袋象個小豆粒似的。
李  梅  (說)你看我四鬢皆齊出息啦,我還有個
         他呢!
王立兒  (說)他是誰呀?
李  梅  (說)你大妹夫唄!
         [王立兒旁說。
王立兒  (說)喪!喪!喪!真喪!白噓了半天。(向
         李)咳!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你妹夫死了!
王立兒  (說)真死了么?死得好!死得好!
李  梅  (說)怎么死得好呢?
王立兒  (說)啊——??!我是說死的日子好,不爛尸
       首。大妹子,我妹夫死后你沒什么難處???
李  梅  (說)咳!自從你妹夫死后,我的難處可多
       了!
王立兒   (說)大妹子你有什么難處,都對我說說!
李  梅  (說)咳!王立兒哥呀!
        [虹柳子]
        未曾說話淚連連,
        王立兒哥哥聽我言:
        自從你妹夫下世去,
        撇下為奴真可憐。
        撲邊有活沒人干,
        為奴做飯還得把水擔。
        若到白夭還好受,
        就怕夜晚孤孤單單。
        王立兒哥你培我找一找,
        有光棍兒我們倆結姻緣。
王立兒  (哭)哎呀——
李  梅  (說)你想你爹了吧?
王立兒  (說)我不想他。
李  梅  (說)你想彌媽啦?
王立兒  (說)我想她干啥!
李  梅  (說)你想你媳婦我大嫂啦?
王立兒  (哭)哎呀我的媽呀!大妹子,一提你嫂子我
       就傷心哪!
李  梅  (說)我嫂子怎么的啦?
王立兒  (說)你嫂子死啦!她死的冤哪!
李  梅  (說)怎么死得冤呢?
王立兒  (說)有一天朋友到我們家來串門,我想請朋
友喝兩盅,我叫你嫂子到鴨子架抓只鴨子,殺
了好做下酒萊,那曾想你嫂子沒加小心,讓鴨
子尥蹶子踢死啦。
李  梅  (說)你別胡說啦,鴨子還能把人踢死?
王立兒  (說)鴨子尥廄子一溜翻掌可厲害啦!
李  梅  (說)我嫂子死后,你沒有什么難處???
王立兒  (說)我的難處可多啦!
李  梅  (說)把你的難處對我說說吧。
王立兒  (說)咳!大妹子呀!
       [紅柳子]
我未曾說話淚雙垂,
口尊聲大妹子你聽明白:
自從你嫂子下世去,
撇下了王立兒我沒人奉陪。
到了白天還好過,
一到夜晚一個人睡。 
大妹子你四面八方給我訪一訪,
若有那小寡婦我們倆配成對。
李  梅  (說)喲!王立兒哥呀,你還是先給我找一個
吧!
王立兒  (說)你先給我找一個吧!
李  梅  (說)你是當哥哥的,你還是先給我找一個
       吧!
王立兒  (說)好,我先給你找一個,你要啥樣人吧?
李  梅  (說)我一不要趕車的老板子,他十天半月不
       回家,有時回來一趟還得給他補半宿棉褲;二
       不要買賣人,一年二年不回家;三不要——
       [王立兒急問。
王立兒  (說)你到底要啥樣人哪?
        [李梅故作羞態。
李  梅  (說)我要——我要王立兒哥你這樣的。
王立兒  (說)好!有這樣人,大妹子你遠看——
李  梅  (說)沒有。
王立兒  (說)大妹子你目丑——
李  梅  (說)就是王立兒哥你呀!
王立兒  (說)這叫什么話!咱們是姑舅親戚,那可使
不得。
李  梅  (說)使得了。
王立兒  (說)使不得。
李  梅  (說)使不得就拉倒!
       [王立兒旁說。
王立兒  (說)哎!拿大啦?。ㄎ世睿┐竺米?,是這么
       回事,咱倆是姑舅妹姑舅哥,你若愿意我更沒
       啥說。
李  梅  (說)走!我到你們家去吧!
王立兒  (說)那可不行,咱倆得先扮演扮演,你在道
那邊,我在道這邊,我招呼老婆子,我招呼小
媳婦,看你怎么答應。
李  梅  (說)你招呼吧!
王立兒  (說)老婆子!
李  梅  (說)哎!扛枷的!
王立兒  (說)得啦!得啦!你沒真心,叫人家抓咱
們跑頭子③還不得給我扛個枷呀!
李  梅  (說)另叫吧!
王立兒  (說)鐵匠打鐵一火成。老婆子!
李  梅  (說)當家的!
王立兒  (說)小媳婦兒!
李  梅  (說)小女婿兒!
       [二窩子]
王立兒  (說)有王立兒,笑嘻嘻,
       走到近前拉賢妻,
李  梅   不用拉來我跟你去,
       王立兒哥哥別著急。
王立兒   我今年三八二十四,
李  梅   我今年三七二十一。
王立兒   你嫂子去世我是個小光棍兒,
李  梅   你妹夫下世我是個小寡居兒。
王立兒   小光棍兒,
李  梅   小寡居兒,
王立兒   咱們倆,
李  梅   配夫妻。
王立兒 
李  梅   有趣兒有趣兒真有趣兒,
王立兒   說說笑笑來的快,
李  梅   眼前來到兔予窩里。
王立兒  (說)哎!你咋罵我呢?
李  梅  (說)你聽差啦!我說隔著玻璃看見屋里。
王立兒  (說)??!門還鎖著呢。你等著,我給你開門。
      (念)出門帶鑰匙,
李  梅  (說)必是自己過。
王立兒  (說)老婆子去趕集,
李  梅  (說)當家的不成貨,
王立兒  (說)上炕不脫鞋,
李  梅  (說)必是襪子破。
王立兒  (說)自己做針線,
李  梅  (說)八成沒有老婆!
[王立兒開門。李梅進屋,兩眼不住四下觀
       望。王立兒在后偷看。
王立兒  (說)咦?你進屋不坐下,兩只眼賦溜溜的目丑
什么?
[李梅一驚,笑。
李  梅  (說)喲!王立兒哥呀,我這是進屋三向:向
鍋臺,向向炕,向向你過日子俐量不俐量。
王立兒  (說)咳。自從你嫂子死后,我也沒心收拾
了!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那是什么?上邊畫著人,
還有字。
王立兒  (說)那是正北。
李  梅  (說)什么叫正北?
王立兒  (說)三代。
李  梅  (說)什么叫三代?
王立兒  (說)老影。
李  梅  (說)什么叫老影?
王立兒  (說)家譜唄!
李  梅  (說)家鼠?啊——家鼠是兔子。
王立兒  (說)你可把我糟踐環了,那是供的祖先!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我害怕,快把它卷起來
吧!
王立兒  (說)供的老祖宗哪興卷起來呢!
李  梅  (說)有媳婦還要老祖宗干啥?
王立兒  (說)你別罵我了!
       [王立兒邊說邊卷家譜。
李  梅  (說)你卷到中間告訴我一聲!
王立兒  (說)卷完了!
李  梅  (說)哎喲!我腰好疼!
王立兒  (說)你咋總罵我呢?
李  梅  (說)兩口子,逗逗趣兒,日子越過越有勁兒。
王立兒  (說)對對對!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那是啥?扁扁的,頂上有
       個梁,前邊有個嘴。
王立兒  (說)那是夜凈。
李  梅  (說)什么叫夜凈?
王立兒  (說)便宜。
李  梅  (說)什么叫便宜?
王立兒  (說)裝子兒。
李  梅  (說)什么叫裝子兒?
王立兒  (說)尿憋子。
李  梅  (說)什么叫尿憋子?’
王立兒  (說)那是個夜壺。
李  梅  (說)什么叫夜壺?
王立兒  (說)方便。
李  梅  (說)什么叫方便?
王立兒  (說)尿壺。
李  梅  (說)喲!你們老祖宗還起夜呀?
王立兒  (說)哎!這叫什么話!我好酒,在外面又交
       些好酒的朋友,他們到我家來,見著酒就喝,
       我沒法了才買個新尿壺裝酒,誰來也不喝了。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那是啥?又有香爐又有香
       碗的。
王立兒  (說)別說!別說!那是堂子。
李  梅  (說)什么叫堂子?
王立兒  (說)大神案子。
李  梅  (說)什么叫大神案子?    -
王立兒  (說)你嫂子活著那時候是個頂香的。
李  梅  (說)什么叫頂香的?
王立兒  (說)跳大神的。
李  梅  (說)還有神嘛?
王立兒  (說)哎呀!這堂老仙可靈了,你可別亂說,
       老仙見怪可了不得呀!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我想——
王立兒  (說)你想啥?
李  梅  (說)我想——我想到外面涼快涼快去。
王立兒  (說)你可別走了,快點回來!
       [李梅到屋外,自言自語。
李  梅  (說)他老婆是跳大神的,看樣子他還真誠心
       誠意地信。我先裝神弄鬼作弄他一宿。(稍
       停)嗯!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回去,見機行
       事,拐他點東西再走。對!就這么辦!
       [李梅進屋,走到堂子前。
       王立兒哥呀,你供這些玩藝兒我真害怕,我給
       你扯了吧?。ɡ蠲繁咚當甙煙米映端椋?/div>
王立兒   (說)哎呀!壞了壞了!這可怎么辦哪?
       [王立兒跪下,李梅故作來神狀,王立兒叩完
       頭,拿起神鼓。
       [跳神調]
       王立兒我,站堂前,
       拿起鼓,操起鞭,
       我問問哪位老仙下了山?
       老仙家你住北來你住南,
       或住青島與大連,
       住湖廣與四川,
       大白山,小白山,
       鍋盔頂子亮甲山,
       金雞獨立鳳凰山,
       你家鄉國號告訴幫班!
李  梅   叫王立兒,你聽著,
       問我家來家也有,
       不是無名少姓的,
       我家住日出東方朝陽坡,
       朝陽洞里修煉道德,
       我本是七仙姑一馬三箭下了山坡。
王立兒   早知道七仙姑你來到,
       我七里打鼓八里迎,
       九里接著馬韁繩,
       大門掛采二門掛紅,
       高聲炮,響連聲。
       燈花炮,炮打燈,
       二踢腳,起在空,
       捎帶十響一咕咚,
       紅氈鋪地紅登登,
       老仙接到萬馬軍營。
李  梅   叫王立兒你聽衷腸,
       你不該扯了大仙案子砸了仙堂!
王立兒   王立兒我叩頭作揖把話回,
     老仙你聽明白,
     當莊鼓,當莊擂,
     當莊有事當莊維,
     大事得說小,
     小事得說沒,
     水往洼處流,
     鳥往亮處飛,
     誰的理,誰的非,
     誰的黑鍋誰得背,
     老仙你別把饸饹船推?。ㄟ低罰?/div>
李  梅   哈哈——
     叫王立兒你聽著,
     我問你們親戚怎么成的?
王立兒   她是姑舅妹呀,
     我是姑舅哥,
     我們倆搭搭咯咯把親妥,
     老仙家千萬保佑著!
李  梅   你們這親戚犯紅煞,
     光死你來不死她!
王立兒   哎呀?。ㄟ低罰?/div>
     老仙家保佑著,
     千萬死她別死我,
     金鐲子千萬給我留著!
     鼓靠鼓,鑼靠鑼,
     新娶的媳婦靠公婆,
     王立兒我就得靠神佛。
     家里打車外合轍,
     房檐滴水歸舊窩。
     拉法磖子三尊佛,
     砍倒大樹拿老鴰,
     打倒金鋼賴倒佛。
     一頭扎在你心窩,
     老仙家你得抬胳膊
     你老若是過得去,
     也得叫王立兒我回過脖。(叩頭)
李  梅   叫王立兒聽根由,
     你叫我破紅煞,
     我要你斗大雪花白的大饅頭,
     一百斤的大豬頭,哈——
王立兒   老仙家你盡胡說,
     哪有一百斤的大豬頭!
李  梅   叫王立兒你別胡說,
     去了尾巴將就著,
     我給你們破紅煞,
     留著你,留著她,
     你們若拜天地可別在你們家!
王立兒   (說)我們倆到哪拜天地去?
李  梅   若不遠走高飛把你們跑頭子③抓!
     話言話語說到這,
     金雞三唱我得回山坡。
王立兒   叫老仙,你聽著,
     還有點事情對你說。
     我二大爺丟了兩個籮,
     求求老仙察看著。
李  梅   不在東坡在西坡,
     不是吃草就是趴著。
王立兒   老仙家你盡胡說,
     我二大爺丟了兩個馬尾籮。
李  梅   不在南墻在北墻,
     不是篩面就篩糠,
     話言話語說到這,
     老仙打馬回山崗。(作神走狀)
王立兒   老仙若走我不攔,
     先牽馬,后備鞍,
     前后肚帶要煞嚴,
     馬若張嘴戴嚼環,
     左腳認上葵花鐙,
     我送老仙你回山。
     放松放松多放松,
     放松我老婆頭迷與眼睛,
     別叫她呃咔嘔吐往外扔,
     皺皺眉頭睜開眼睛。
     老仙家你臨走我助你三通鼓,
     老仙家你走我要扇風。(用鼓上下敲打)
     七仙姑你回山去,
外面天亮白茬茬,
一宿工夫設睡覺,
把我鬧得劈啦啪啦。
李  梅  (說)王立兒哥呀!這是怎么的啦?
王立兒  (說)咳!我不叫你扯大仙案子你偏扯,老仙
見怪啦,折登咱倆一宿也沒睡覺哇!
李  梅  (說)老仙都說些啥?
王立兒  (說)老仙說咱倆犯紅煞,拜天地不能在我
家,若在我家拜天地,咱倆都得死。
李  梅  (說)那可咋辦哪?
王立兒  (說)咱倆走吧!
李  梅  (說)哎呀!我也走不動??!你想法找個牲口吧!
王立兒  (說)我到東院二大爺家借兩匹驢去。
    [王立兒欲走又返回,下場取包袱上。
     大妹子!我這點值錢東西都在這呢,你先把東
西收拾收拾,我牽驢去?。ㄏ攏?/div>
    [少頃,王立兒匆匆牽驢上。
王立兒  (說)大妹子上驢!
    [喇叭牌子]
李  梅   李梅我翻身把驢上,
王立兒   王立兒我后邊趕著毛驢。
     說說笑笑往前走,
李  梅   李梅我叫聲當家的。
    (說)王立兒哥呀!可不好啦!
王立兒  (說)咋的啦?
李  梅  (說)我把髦髦④放炕席底下忘戴了。
王立兒  (說)不要啦!
李  梅  (說)哎呀!那可不行??!拜天地不戴髦髦過
日子不吉利,日后盡死你們男的。
王立兒  (說)哎呀媽呀!那可怎么辦哪?
李  梅  (說)你回家給我取去吧!
王立兒  (說)對,我取去。
李  梅  (說)哎!你背包回去不嫌累?交給我吧!
 
                                           
王立兒  (說)我走后你可別跑了呀!
李  梅  (說)我對你實心實意,我能跑嗎。
王立兒  (說)我信不著你。
李  梅  (說)我若跑,準被天打五雷——
王立兒  (說)別說了!別說了!你可千萬等著我呀!
        (下)
李  梅  (說)好哇!你算上我的套了。正是:
    (念)大罵王立兒雙瞎眼,
     你打一輩子雁讓雁鹐了眼,
     一個媳婦你沒拐去,
     倒叫我拐去你東西騎走兩匹小毛驢。
    [李梅背包騎驢下。
    [王立兒氣喘吁呈跑上。
王立兒  (說)炕席底下哪有髦髦?。蠲凡輝?,一
愣)鄉親們哪!你們看沒看見一個女子騎毛驢
往哪走去啦?
    [搭架子:往東走了,你往西攆吧!
王立兒  (說)她往東走,我往西攆,不越攆越遠么!
    [搭架子:你知道她是誰呀?
王立兒  (說)她是誰?
[搭架子:她是東莊李梅,是個有名的大騙子
手,她家有好幾十個打手,你去不要你的命
??!
王立兒  (說)哎呀我的媽呀!正是:
    (念)自恨王立兒時運低,
     一到大街拐賢妻,
     一個媳婦沒拐到手,
     倒叫她拐去我東西的小毛驢。
       (說)是兒不死,是財不散,去她**吧!
                              ——劇終
 
 
_________    
①草帽耍了圈:指破舊的帶檐草帽,帽盔和帽檐分成兩下。
②苞米樓子:秋收季節,住在山區或半山區的小門小戶,在門旁搭成一個簡單的        小樓,將包米棒儲存樓內保管、風干。
③跑頭子:男女違反禮教的規定,自行結合并潛逃。
④ 髦髦:裝襯的假發。
 
附記:
李青山說:“《雙拐》是東北地方戲流傳較久的拉場老劇目。一九二○年,我就看見吉林省內前團山子的徐大國,磐石縣的劉大寡婦,永吉縣烏拉街的徐珠等前輩老藝人在一起演出”。李青山十八歲,直奉戰爭(也叫奉直戰爭。共有兩次,第一次發生于一九二二年,第二次發生于一九二四年)時,他就經常演出這個戲。
楊福生、劉世德等藝人回憶,舊社會這出戲有兩種演法:
(一)在小鎮車店,河路碼頭,兵營客棧演,藝人們學大神,原原本本照樣演跳大神,叫觀眾看看藝人裝神弄鬼象不象。為了唬觀眾,扮演李梅的藝人扎裙子,扎腰鈴,有時為了裝來神躥凳子俐落穿褲褂。能挎鍘刀的挎鍘刀(順左胳膊擔一口鍘刀,右手掄鍘刀砸左胳膊擔的鍘刀),要“飄洋帶海”(即要水喝),藝人為了顯示“神威”,用牙將水碗咬碎(底上下大牙一合,但要防止別把舌頭裹里)等都用,光棍堂的觀眾說藝人比真大神跳的都象,當然,無論怎么象,觀眾也知道他們是跳假神。
(二)在莊稼院演,藝人是用李梅現身說法來揭露跳大神,告訴觀眾,李梅不裝來神保不住貞節。劇中李梅偽裝來神后,利用王立兒多次叩頭之機,扮演李梅的藝人都對觀眾睜眼偷笑,向觀眾多次暗示,跳神是假的,你們別信,不要上當。
《雙拐》的口述藝人李青山的藝術生活,見一九七八年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吉林分會編印的《二人轉史科》第二集。關于王云鵬的介紹文字過去不多,借機做些補充:
王云鵬(藝名雙紅)生于榆樹縣城南程家屯(后搬到縣城東高家橋)一個農民家庭,學藝前扛過活,要過飯。十七歲跟師傅孫成和(藝名孫瞎子)學藝,師爺是馬歪臉子。
在舊社會,有的藝人說雙紅“人窮志不窮,不偷不摸,不欺不騙,長大學藝,從小要飯”。他走江湖道,講義氣,從不摳斗挖相(所謂“摳斗”,就是占外行人的便宜,接受外行人的禮物等;所謂“挖相”,就是占內行人的便宜)。能打起幺,能吃起損,在打幺(唱紅)時,常常一宿一宿不解羅裙帶,只要有丑端燈就能唱,采衣被汗溻的象水洗似的,到分錢時和大家平分,一分錢不多拿,哪個藝人有困難,他都是傾囊相助。雙紅年輕時,自然條件好,長得五官端正,身材適中,男子長個女人相,口音、身型、行走坐臥酷似女人。扮相美,會用嗓子,肚囊寬,道橫大,凡他唱過的地方,都給觀眾深深打下烙印。有一次,在榆樹縣五間房唱,貨郎來了,屯中有個看過雙紅戲的大姑娘問貨郎,有“雙紅”沒有,貨郎答沒“雙紅”,有“桃紅”。雙紅為人正派,走正路,不走邪道,人人稱贊,他走到哪哪歡迎,唱到哪哪紅。他擅長《游春》、《雙鎖山》、《陰魂陣》等“小姐戲”,唱的動情,舞得秀美,特別是掌起手玉子以后,無論是“胸前抱月”、“軟硬腕子花”、“挎筐”,還是軟、硬切身,冷神,或手玉子一嗑來個小轉身,他那“四塊瓦”的絕活,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渾身上下如同響起了金石和珠玉的清脆聲
通過他那細膩紅火,小巧靈敏的旋轉動作,不知迷住了多少觀眾,觀眾傳誦出六句順口溜對他加以評贊:
看了小雙紅,
一輩子不受窮,
出門準順當,
要錢還能贏,
走道不覺累,
強起坐飛艇。
解放后,王云鵬擁護中國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社會,黨和政府很重視雙紅,一九五三年七月,吉林省文化局把他請到省音樂工作組,專門從事民間音樂的搜集整理工作;同年十月,在吉林省民間藝術會演大會上,他和楊福生演唱的《游春》大會發給了獎狀和獎品;一九五四年吉林省文工團音樂舞蹈隊根據雙紅口述的《摔西瓜》改編成東北民間歌舞《瞧情郎》,在省內城鄉演出,為廣大群眾所喜聞樂見;一九五八年十月到省戲校二人轉專業班任教師,熱心培養二人轉接班人;一九五九年雙紅被吉林省文化局新劇種創編組聘請為顧問;此外在吉林省、長春市群眾藝術館舉辦的多次二人轉訓練班上,王云鵬都做了大量輔導工作。晚年,在長春。一九七○年九月十七日上午八時十分,因病在省醫院逝世,終年七十二歲。
《雙拐》是一九五六年九月十六日上午記完過去常扮演王立兒的李青山的“半拉臉”口述本,以后又記錄了過去常扮演李梅的王云鵬的口述本,經反復對照研究,逐字逐句核對,并經王李二位老藝人最后閱訂、校正,又經長春地方戲隊王悅恒等在長春、沈陽多次演出才整理成現在這個樣子。發后省內有些專業地方戲隊先后都演出了這個劇目;一九五八年二月號《長春》發表;同年五月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在省內外散布過不好的影響。現在看,這出戲如不經過脫胎換骨的改造,是不能當成演出本用的。

熱點資訊

熱門視頻

二人轉小帽愛好者《江南送情郎》民間小調韻味十足
二人轉小帽愛好者《江南
已經有61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群星轉起來”明星二人傳小帽集錦百樂匯
“群星轉起來”明星二人
已經有18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小磊 飛飛《家在東北》正戲《丁香孝母》(上)俊俏的臉蛋和有料的身段是看點
小磊 飛飛《家在東北》
已經有14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大手絹接力二人轉小帽《小拜年》
大手絹接力二人轉小帽《
已經有173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金德航二人轉小帽聯唱《雙回門》《回杯記》
金德航二人轉小帽聯唱《
已經有292人觀看
2016-10-01 01:46:39發布
二人轉小帽《共創和諧走向明天》魯桂榮 閆湘
二人轉小帽《共創和諧走
已經有212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二人轉正戲《水漫藍橋》選段 李玉瑩 張潔
二人轉正戲《水漫藍橋》
已經有161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二人轉小帽《繡花燈》馬蘭 蔡維利
二人轉小帽《繡花燈》馬
已經有93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伊通公園二人轉小帽《情人迷》郭子 劉淑蘭
伊通公園二人轉小帽《情
已經有97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大耐泵業春節聯歡會 二人轉反串表演
大耐泵業春節聯歡會 二
已經有85人觀看
2015-08-30 12:00:00發布

二人轉匯提供的电竞歌視頻資源收集于互聯網和網友自行上傳,如存在版權問題請通知我們處理。

Copyright @ 2014-2015 //www.afopq.icu/(備案號:蘇ICP備14021401號-3)手機版